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原資中心

寫給敬愛的老師:一封來自母親的信(Dear Teacher Letter From Parent)

◆寫給敬愛的老師:一封來自母親的信(Dear Teacher Letter From Parent)◆

在您開始接管我孩子所在的這個班級之前,請先問自己這幾個問題:為什麼我決定教這一群原住民孩子。我對自己未來教學的期望是什麼?我在教學上會有什麼樣的回饋?這一群孩子有什麼自我需求?

再請您把您對原住民族有關的認識和想法寫下來,並檢視一下在您的概念裡有哪些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和假定?在您面對這一群原住民孩子時,您會有哪些負面的想法和態度?有哪些價值、階級歧視和道德觀念是您一直視為理所當然且習而不察的呢?請記得,「不同」不代表「有優劣之分」,您用來度量您人生的尺,不見得適用於原住民孩子身上。

「文化剝奪」是一些中產階級的白人所發明的一個詞彙,不過通常是用來指涉一些他們所不了解的事情。很不幸的,許多老師把自己的角色視為一個「救贖者」。我的孩子,是不需要被救贖的,身為一個印地安人,並不是一件不幸的事。他有他所屬的文化,而這個文化恐怕比您的更古老、更悠遠。

他有著具有深沉意義的價值體系,以及豐富且多樣的生活體驗背景。這個對您來說,也許是相當陌生而難以理解的,但這並不表示您可以告訴他們這些文化或價值體系不夠完善。

這一群孩子的經驗和那些「典型的」中產階級家庭的孩子大不相同,但學校裡課程的內容卻是依這種「典型的」想像而設計(我認為所謂「典型的」實際上是不存在的,這是那些課程編輯者對這種「典型的」一種想像)。然而我孩子的學習欲望與經驗和其他孩子一樣強烈而有意義,就像其他這個年紀的孩子一樣,他是有能力的,他可以自己穿戴衣服,為自己準備吃的並飯後清洗碗盤,以及照顧幼小。他了解自己的能力,就像他自己的手背一樣。

他並不習慣在別人首肯下做一般的日常瑣事,那是他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他很少被禁止做任何事情,它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做某一件事情,因為結果會告訴他這個決定的好壞。從他懂得學習開始,就有一連串的生活體驗學習,而這些經驗就是發展生活能力和自信的機會。

教條式的教學對他來說是不適當的。他並不向其他白人孩子有那麼強烈的自我意識。從沒有人告訴他努力追求自我獨立是重要的,他是一個年輕的孩子,充滿活力朝氣地做他想做的事,而這是一個讓他成為成年人的過程。他絕對會尊重您,但也請您用相同的態度對待他。我們常常教導他禮貌和態度是一個人必要的舉止,粗魯只會讓人覺得很愚蠢。請不要將他溫吞的態度視為一種散慢或消極的表現。

他不會說標準的英語,但他絕非有語言障礙。如果您耐心仔細的觀察,您會發現他和別的孩子們以及其他印地安人有很好的溝通能力。他善於功能性的英語,而且會很有效地運用一些無聲的語言─非常微妙的、不言說的,比如說臉部的表情、姿勢、身體活動和人際互動。

您會發現我們的孩子在這些無聲的語言上專家,無論您怎麼努力掩飾您的心情和聲音,他們會準確無誤地覺察您的情緒。如果讓他們主動學習,孩子們會在您的課堂上充分展現學習的態度,但他們所學習的內容就是老師您的責任了。

您會教導孩子閱讀,或者讓還梓以為自己有閱讀障礙?您會教導他們一些解學問題方法,還是讓他們努力猜想老師所要的答案呢?

他會感受到他本身的價值觀受到尊重,並讓他有尊嚴學習嗎?或者讓他學得他必須不斷地感到內疚,且需要更努力,因為他不是白人?可否請您協助他學習應有的知識和能力,而非用您的價值判斷為標準,因為他也有價值判斷的能力。

請尊重我的孩子,他是一個人,他有權作他自己。


【摘自】2011年原住民族教育學術研討會(原住民知識與教育主體性之發展)論文集
【原著】This letter appeared as an article in the Northland Newsletter. It was submitted by Surrey school trustee Jock Smith who is an educational counselor for the Department of Indian Affairs. It is a moving document and was supplied by the mother of a First Nation child in the form of an open letter to her son 's teacher. July '86
【譯者】周惠民博士(阿美族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助研究員)
【逐字稿】日五專(5P402)王佩如 同學(泰雅族)
【閱讀者】5N401潘琪芳 同學(阿美族)、5P402王佩如 同學(泰雅族)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